力帝机床

NEWS

Check category

Industry news

Category brief summary: 行业新闻
全国“无废城市 ”试点正式启动建设
全国“无废城市 ”试点正式启动建设
Time of issue : 2019-05-17 17:00:00
能够带来显著环境、经济和社会效益的“无废城市”建设,今天(13日)下午在深圳宣布启动试点。  深圳市、包头市以及河北雄安新区等“11+5”个城市将率先探路,为“无废城市”在全国推广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建设模式。  第一财经记者在启动现场了解到,试点由生态环境部牵头,发展改革委、工信部、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等18个单位,以及试点城市共同参与。  今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方案》(下称《方案》)。《方案》提出,在全国范围内选择10个左右有条件、有基础、规模适当的城市,在全市域范围内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到2020年,系统构建“无废城市”建设指标体系,探索建立“无废城市”建设综合管理制度和技术体系,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无废城市”建设示范模式。  万亿市场开启  “无废城市”建设部际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生态环境部固体司司长邱启文介绍,生态环境部日前会同相关部门筛选确定了11个城市作为“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分别为广东省深圳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安徽省铜陵市、山东省威海市、重庆市(主城区)、浙江省绍兴市、海南省三亚市、河南省许昌市、江苏省徐州市、辽宁省盘锦市、青海省西宁市。  此外,为更好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将河北雄安新区(新区代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发区代表)、中新天津生态城(国际合作代表)、福建省光泽县(县级代表)、江西省瑞金市(县级市代表)作为特例,参照“无废城市”建设试点一并推动。  “无废城市”并不是没有固体废物产生,也不意味着固体废物能完全资源化利用,而是一种先进的城市管理理念,旨在最终实现整个城市固体废物产生量最小、资源化利用充分、处置安全的目标,需要长期探索与实践。  “无废城市”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在启动会上介绍,我国目前各类固体废物累积堆存量约600-700亿吨,年产生量近100亿吨,且呈逐年增长态势。  “如此巨大的固体废物累积堆存量和年产生量,如不进行妥善处理和利用,将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对资源造成极大浪费,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杜祥琬说。  2017年,杜祥琬、刘旭、钱易、陈勇、郝吉明、唐孝炎、侯立安、贺克斌等院士共同上报了《关于通过“无废城市”试点推动固体废物资源化利用,建设“无废社会”的建议》的院士建议,得到高层领导的批示。  杜祥琬表示,目前,我国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已经具备一定基础。“无废城市”建设能够促进构建政府、企业、社会三方合作共赢,协同共治的新发展格局。  目前,我国固废处理业务收入占比超过20%的A股上市公司共20家。有机构预测,“无废城市”建设的背后,其实与7万亿元的市场空间挂钩。  以建筑垃圾为例,“固废观察”一篇研究报告称,根据市场测算,2017年我国建筑垃圾处理市场的体量已超过800亿元,相较于2010年的400亿元翻了一番,8年内的平均增长率超过10%。如果维持现有的增长率,到2020年,我国建筑垃圾处理市场规模可轻松突破1000亿元大关。  指标体系敲定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上述《方案》出台后,有60多个城市“争抢”试点城市“门票”。那么,未来什么样的城市才能算是“无废城市”呢?  根据生态环境部今天公开的《“无废城市”建设指标体系(试行)》(下称《指标体系》),“无废城市”应当以固体废物减量化和资源化利用为核心,在固体废物源头减量、资源化利用、最终处置、保障能力、群众获得五个方面达标。  生态环境部有关专家介绍,《指标体系》由一级指标、二级指标和三级指标组成,其中一级指标5个、二级指标18个、三级指标59个。  涉及工业固体废物产生强度;实施清洁生产工业企业占比;开展生态工业园区建设、循环化改造的工业园区数量;人均生活垃圾日产生量;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建筑垃圾综合利用率;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医疗卫生机构可回收资源回收率;工业危险废物安全处置量;一般工业固体废物贮存处置量;生活垃圾填埋量;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  此外,具体指标还包括“无废城市”建设地方性法规或政策性文件制定;“无废城市”建设成效纳入政绩考核情况;固体废物回收利用处置骨干企业数量;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工业增加值占区域GDP的比重;生活垃圾减量化和资源化技术示范;发现、处置、侦破固体废物环境污染刑事案件数量;公众对“无废城市”建设成效的满意程度等。  “深圳将抓紧出台《固体废物污染防治环境条例》等地方性法规。让企业把好固废污染防治的‘第一关’。制定固废管理和污染防治的行业标准、技术指标。”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局长刘初汉说,深圳还将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先进科技,建设全市性的智慧环保管控平台,对固废等污染物进行全覆盖、全流程、全动态监管。  重庆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温汝俊也表示,重庆将在规划引领上下功夫。探索把“无废城市”建设试点与城乡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有机融合、与城市建设和管理有机融合。并推动工业源头减量、垃圾分类、固体废物管理地方立法的完善。针对重点产废行业企业,制定“以废定产”“以用定产”制度,倒逼行业企业绿色转型。  “无废城市”建设试点部际协调小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庄国泰在启动仪式上表示,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是从城市整体层面深化固体废物综合管理改革和推动“无废社会”建设的有力抓手,是提升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的重要举措。  庄国泰表示,各试点城市应坚持改革创新,大胆探索,实事求是,科学规划。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培育产业发展新模式。通过统筹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固体废物管理,探索迈向“无废城市”的制度、技术、市场和监管体系,系统总结试点经验,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建设模式。  根据《方案》确定的时间表,2019年上半年,试点城市政府印发实施方案,并组织开展试点。2021年3月底前,试点城市政府对本地区试点总体情况、主要做法和成效、存在的问题及建议等进行评估总结,形成报告上报。
See more information
能够带来显著环境、经济和社会效益的“无废城市”建设,今天(13日)下午在深圳宣布启动试点。  深圳市、包头市以及河北雄安新区等“11+5”个城市将率先探路,为“无废城市”在全国推广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建设模式。  第一财经记者在启动现场了解到,试点由生态环境部牵头,发展改革委、工信部、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等18个单位,以及试点城市共同参与。  今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方案》(下称《方案》)。《方案》提出,在全国范围内选择10个左右有条件、有基础、规模适当的城市,在全市域范围内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到2020年,系统构建“无废城市”建设指标体系,探索建立“无废城市”建设综合管理制度和技术体系,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无废城市”建设示范模式。  万亿市场开启  “无废城市”建设部际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生态环境部固体司司长邱启文介绍,生态环境部日前会同相关部门筛选确定了11个城市作为“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分别为广东省深圳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安徽省铜陵市、山东省威海市、重庆市(主城区)、浙江省绍兴市、海南省三亚市、河南省许昌市、江苏省徐州市、辽宁省盘锦市、青海省西宁市。  此外,为更好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将河北雄安新区(新区代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发区代表)、中新天津生态城(国际合作代表)、福建省光泽县(县级代表)、江西省瑞金市(县级市代表)作为特例,参照“无废城市”建设试点一并推动。  “无废城市”并不是没有固体废物产生,也不意味着固体废物能完全资源化利用,而是一种先进的城市管理理念,旨在最终实现整个城市固体废物产生量最小、资源化利用充分、处置安全的目标,需要长期探索与实践。  “无废城市”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在启动会上介绍,我国目前各类固体废物累积堆存量约600-700亿吨,年产生量近100亿吨,且呈逐年增长态势。  “如此巨大的固体废物累积堆存量和年产生量,如不进行妥善处理和利用,将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对资源造成极大浪费,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杜祥琬说。  2017年,杜祥琬、刘旭、钱易、陈勇、郝吉明、唐孝炎、侯立安、贺克斌等院士共同上报了《关于通过“无废城市”试点推动固体废物资源化利用,建设“无废社会”的建议》的院士建议,得到高层领导的批示。  杜祥琬表示,目前,我国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已经具备一定基础。“无废城市”建设能够促进构建政府、企业、社会三方合作共赢,协同共治的新发展格局。  目前,我国固废处理业务收入占比超过20%的A股上市公司共20家。有机构预测,“无废城市”建设的背后,其实与7万亿元的市场空间挂钩。  以建筑垃圾为例,“固废观察”一篇研究报告称,根据市场测算,2017年我国建筑垃圾处理市场的体量已超过800亿元,相较于2010年的400亿元翻了一番,8年内的平均增长率超过10%。如果维持现有的增长率,到2020年,我国建筑垃圾处理市场规模可轻松突破1000亿元大关。  指标体系敲定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上述《方案》出台后,有60多个城市“争抢”试点城市“门票”。那么,未来什么样的城市才能算是“无废城市”呢?  根据生态环境部今天公开的《“无废城市”建设指标体系(试行)》(下称《指标体系》),“无废城市”应当以固体废物减量化和资源化利用为核心,在固体废物源头减量、资源化利用、最终处置、保障能力、群众获得五个方面达标。  生态环境部有关专家介绍,《指标体系》由一级指标、二级指标和三级指标组成,其中一级指标5个、二级指标18个、三级指标59个。  涉及工业固体废物产生强度;实施清洁生产工业企业占比;开展生态工业园区建设、循环化改造的工业园区数量;人均生活垃圾日产生量;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建筑垃圾综合利用率;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医疗卫生机构可回收资源回收率;工业危险废物安全处置量;一般工业固体废物贮存处置量;生活垃圾填埋量;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  此外,具体指标还包括“无废城市”建设地方性法规或政策性文件制定;“无废城市”建设成效纳入政绩考核情况;固体废物回收利用处置骨干企业数量;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工业增加值占区域GDP的比重;生活垃圾减量化和资源化技术示范;发现、处置、侦破固体废物环境污染刑事案件数量;公众对“无废城市”建设成效的满意程度等。  “深圳将抓紧出台《固体废物污染防治环境条例》等地方性法规。让企业把好固废污染防治的‘第一关’。制定固废管理和污染防治的行业标准、技术指标。”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局长刘初汉说,深圳还将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先进科技,建设全市性的智慧环保管控平台,对固废等污染物进行全覆盖、全流程、全动态监管。  重庆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温汝俊也表示,重庆将在规划引领上下功夫。探索把“无废城市”建设试点与城乡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有机融合、与城市建设和管理有机融合。并推动工业源头减量、垃圾分类、固体废物管理地方立法的完善。针对重点产废行业企业,制定“以废定产”“以用定产”制度,倒逼行业企业绿色转型。  “无废城市”建设试点部际协调小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庄国泰在启动仪式上表示,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是从城市整体层面深化固体废物综合管理改革和推动“无废社会”建设的有力抓手,是提升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的重要举措。  庄国泰表示,各试点城市应坚持改革创新,大胆探索,实事求是,科学规划。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培育产业发展新模式。通过统筹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固体废物管理,探索迈向“无废城市”的制度、技术、市场和监管体系,系统总结试点经验,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建设模式。  根据《方案》确定的时间表,2019年上半年,试点城市政府印发实施方案,并组织开展试点。2021年3月底前,试点城市政府对本地区试点总体情况、主要做法和成效、存在的问题及建议等进行评估总结,形成报告上报。
技术路线新一轮角逐——培育发展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技术路线新一轮角逐——培育发展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全球制造业发展格局的变化和技术快速迭代,《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技术创新路线图迎来了首次修订。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技术创新路线图(2017年版)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与2015年版路线图相比,新版路线图补充了一些新技术、新业态。全球制造业发展趋势和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技术迭代更新速度不断加快,产业发展和市场需求日新月异。以操作系统与工业软件技术为例,最近两年称得上是飞速发展,并且引发了各国
See more information
全球制造业发展格局的变化和技术快速迭代,《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技术创新路线图迎来了首次修订。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技术创新路线图(2017年版)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与2015年版路线图相比,新版路线图补充了一些新技术、新业态。全球制造业发展趋势和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技术迭代更新速度不断加快,产业发展和市场需求日新月异。以操作系统与工业软件技术为例,最近两年称得上是飞速发展,并且引发了各国
“十三五” 机械行业高端装备制造业实例
“十三五” 机械行业高端装备制造业实例
Time of issue : 2016-12-28 16:50:00
“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发布。上周,《“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发布,《规划》提出,到202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5%,形成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生物、绿色低碳、数字创意等5个产值规模10万亿元级的新支柱。
See more information
“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发布。上周,《“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发布,《规划》提出,到202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5%,形成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生物、绿色低碳、数字创意等5个产值规模10万亿元级的新支柱。
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行业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行业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业:变革刻不容缓——访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高延莉力源于视界  帝起于创想2016-12-21中国物资再生协会资源再生杂志社  导语:截止于2016年6月,中国汽车保有量为1.84亿辆、报废汽车近千万辆,从传统的回收模式、拆解模式,到传统的经营方式,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业的方方面面都要改变,而且这个变革已经刻不容缓。  9月19日《国务院关于修改〈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正式发布,报废汽车回收业务的审核部门拟由经贸管理部门变为报废汽车回收主管部门与环保部门,且报废汽车回收业不再纳入特种行业管理。  在报废汽车回收企业的资格方面,意见稿弱化了现行条例中对注册资本、场地面积、人员数量的具体要求,强调了企业要有符合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和标准要求的废弃物存储和处理设备、设施,与报废汽车拆解活动相适应的专业技术人员,以及健全的内部管理制度和拆解操作规范。  意见稿的最大亮点是允许报废汽车发动机、变速箱、前桥、后桥、车架等“五大总成”交售给再制造企业,而在现行条例中则只能作为废金属强制回炉。  近日,协会就此对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高延莉进行了专访。  变革势在必行  截止于2016年6月,中国汽车保有量突破1.84亿辆、仅次于美国为全球第二,2006~2010年是中国汽车行业销量快速增长且保有量初具规模的时期,按照汽车报废年限约为10年计算,未来几年或将迎来首个汽车报废高峰期。  作为行业的最高法规,国务院令第307号《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发布于2001年6月,对于中国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行业的发展有着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2010年7月19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以《关于公布〈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尝试对其进行第一次修改而未果,9月19日所发布《国务院关于修改〈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已是针对此法规的第二次修改。  具体而言,2010年版意见稿的特点在于文件名称修改并突出了包括汽车在内的“机动车”,而此次的文件名称则再次明确为“报废汽车”,也体现出产业政策方面的一些微妙变化。  此外,9月19日版文件再次将“条例”回归为“办法”,这较2010年版将“办法”上升为“条例”在法规方面的力度有所减弱,由此也引起了业界诸多的猜疑。  就此高延莉认为,无论是“办法”还是“条例”,只要是国家颁布的法规,那就具有行政的、法规的效力,在没有更高位法律、法规的前提下,这就是指导、规范行业发展的最高法,一切就必须依照法规的要求来执行。  “其实对于行业而言,所更应关注的是法规的内容而不是其表现的形式——无论是办法、还是条例,对于行业都具有等同效力的约束力,在实施中也并没有什么明显和本质的不同,但关键还是要看执行。”  对于征求意见稿的出台高延莉表示,业界的反应是非常强烈与积极的,而最为注重的还是其是否切合行业实际,是否具备可执行性、执行能否到位,以及各相关职能部门是否能够各尽其责。  “最为重要的,是行业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提出切实可行的意见、建议来。总体而言,对这一版征求意见稿业界是持欢迎态度的。”  事实上,307号令的实施时间实在已然有些太久——从制定之日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15年,而整个行业的发展与变化已堪用“改天换地”来做定语。  就此高延莉认为,这个责任并不能被完全归结于哪一个部门:“中国的经济发展太快,行业形势的发展变化也太快,有些条款还在研究阶段就可能已经开始变的过时,有些则是争议太大,因此也就无法按计划推出,但另一方面这也凸显出行业发展的日新月异,作为行业企业还是要增强信心。”  她强调,无论是什么样的政策出台,都比没有要好——因为307号令已然难以适应行业的快速发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在制约着行业的发展。  “客观而言,政策的难以出台也与行业发展太快有些关联——经过长时间的意见征求以及专家论证后的政策,往往在还没有正式推出前就被发现已然不合时宜,只好再进入新一轮的意见征求。”  她就此指出,没有多少人能够在事前准确地预估到行业的发展形势,即便是有少数专家给出了当时看来非常大胆、但事实证明比较准确的论断,却也并不足以影响到国家行业政策的制定。  “国家政策的制定,是必须建立在事实基础之上、并服务于现实的,因此虽然会有一定的提前量,但却绝不会多。”她说:“这对于国家政策的制定模式也是一个警醒,应该给行业的发展预留出足够多的空间并充分考虑到提前量。”  对于此次意见稿最大亮点、也是最大争议点的五大总成放开,高延莉指分为两种模式——有条件的放开与无条件的放开。  “有条件的放开是指旧发动机等已经达到使用寿命、报废的五大总成,就只能出售给国家认定的再制造企业。”  “无条件的放开就是完全地放开,诸如一些事故车所没有涉及到的、完好无损的五大总成以及可以再利用的零部件,就可以完全放开地卖给任何人。”  在建议无条件放开、而不要再搞企业资质之类的门槛的同时,她坦承一步到位或仍有难度:“具体实施很可能是两者的综合。”  就此高延莉特别指出,中国物资再生协会(下简称协会)的调研显示,目前不仅仅是再制造企业、汽车修理厂在消费二手零部件,汽车4s店也是最大的买家之一:“4s店购买的主要是汽车的四个车门与前引擎盖和后备箱盖、保险杠等非关键件,但用量很大。”  她坦言,在近期所考察过的多家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中发现,无论其规模大小都已经修建了五大总成仓库、并一直在积极储货:“有些企业的仓库,甚至疑似可以上溯到几年前,可谓万事俱备、唯等(《办法》)落地了。”  据协会统计,2015年汽车二手零部件销售额5.7亿元,未来五大总成放开后,二手件市场将会出现爆炸式增长,就此她认为,这不仅是促进消费的一条良好渠道,对于国民经济的拉动也将起到一定地作用。  对于放开五大总成后“拼装车”是否会大行其道的问题,高延莉虽不否认在个别偏远地区确实存在此类事件,但却认为绝不会成为主流、无需多虑。  “汽车业是中国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目前已实现高、中、低端配置齐全的全产业链,汽车早已走入寻常百姓家成为生活用品,因此没有多少人会置自身与家人的生命安危于不顾去使用那些毫无安全保障地拼装车的。”  就此她着重指出,随着五大总成入市的合法化,汽车零配件的再制造与再利用所创造的价值也并不比非法拼装车低多少,而且是合理、合法经营,相信企业自身也会做出选择。  “比如北京的报废车在整体上的质量在全国是最高的,许多报废车甚至已经通过了当年的年检,这些车就质量而言是可以作为二手车使用的,但已报废车售出后一旦出现事故或纠纷被发现,相关企业将被严厉追责;而且出售整车的利润也不比卖零部件多、甚至更少,因此在经济上也是得不偿失的。”  她就此强调,无论最终出台怎样的法规,协会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要抓紧时间制定相关的行业标准,为零部件放开销售做好准备,推进报废汽车零部件的再回收与再利用。  “年底前将会有5个零部件再利用和回用件再利用标准出台、并通过国家标准委员社团标准公示,诸如达到什么样的标准再制造产品才算合格,或者对售出产品以次充好的追责制度、追溯制度等,都会随着国家政策的出台而制定出来。”  “再比如说四门两盖的再利用——既不是关键件,其使用成本也远较严重损坏后维修为低,更为重要的是减少了资源的浪费,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她透露,这些标准的制定参照了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循环经济大国的成功经验,并在征求了大量业内企业意见与建议的基础上,将结合中国实际推出具有国际先进水准的国家标准。  据悉,受欧洲汽车工业协会邀请,近期将有中国物资再生协会组织的中国专家团赴欧考察,为《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的出台做好前期的准备工作,行业的变革已势在必行。  变革刻不容缓  虽然基金补贴的迟迟难以到位以及《办法》的再次爽约给业界蒙上了一层阴影,但现实表明这些不利的因素并没有真正地打击到报废汽车的回收拆解,市场的整体情况远好于预期。  2015年中国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量创历史最高水平,2016年前三季度再创新高——出超了5%强,预计全年也将高于去年。  就此高延莉指出,截至6月底中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85亿辆,且经济总量日渐增长、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而所有这些因素叠加后的结果,便是无论国家拿不拿补贴,报废汽车的数量都仍然是在增加。  “比如天津新能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回收拆解报废汽车5.9万辆,创全国历史新高,全年预计可突破9万辆。”  与此同时她也认同财政补贴所起到的巨大作用:“2015年汽车回收量仅次于北京的山东省取消补贴后,今年前三季度全国排名已降至15,前三季度排名前50名回收企业也从8家减少到1家。”  她指出,对于山东、浙江等回收量波动较大省份而言,可能存在有“寅吃卯粮”的效应:“比如一些还可以不报废或晚报废的汽车,由于政府补贴提前实施了报废。”  事实上,报废汽车回收补贴只是地方政府的临时性鼓励措施、而并没有将其制度化和长期化,仅是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而定,但北京除外。  “北京从2009年至今对报废汽车回收持续予以补贴,但其在2015年前每车8000元的高额补贴是其他省市高不可攀的;即便在2016年降至了6000元,也是其他地方所望尘莫及的。”  此外,与2015年相比今年摩托车回收数量下降极大,表明报废机动车中汽车的比例有所加大。  高延莉认为,除财政补贴的因素外,摩托车数量下降的一个主因是全国各地“禁摩”力度的持续升温导致摩托车绝对数量的减少,另外是近年来电动自行车对于摩托车的替代作用越来越大,摩托车新车入市的数量也在持续地减小。  时光荏苒,距国务院令第307号《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发布已过去了15年,如今业界的心态与当年业已大不相同,对于诸如拆解资质、环保等与行业利益攸关的问题,也能以更为平和的心态来面对。  “与2009年之前相比,业界的关注点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资质控制’、‘地域控制’话题等不再成为焦点,视线更多集中于环保、安全生产等方面,行业整体的认识有了明显的提升。”  “有些企业不思进取,自己不好好发展、却还不希望其他企业入行,只想在国家的保护下赚取垄断利润,这是绝对不行的。”  “也有企业提出诸如要控制企业的同城数量,但这实际上是一种害怕市场竞争的表现。我们欢迎一切有志于进入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以及再生资源产业的企业,未来就是要通过充分竞争实现优胜劣汰,绝不保护落后企业和落后产能。”  “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行业原来实行的是‘先批后建’,现在是‘先建后批’,只要建成的工厂符合相关要求,任何企业都可以进入这个行业。”  与此同时她也坦承,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业虽然不是微利行业、但确实利润有限,而这也是迄今很少有业外的大企业涉足的原因所在:“上、下游的大型钢企和汽车制造企业都曾有过获得资质,但迄今经营的都很一般,甚至有的根本就没有组织过生产。”  就此高延莉建议,虽然不再对行业实施“资质化”管理,但是行业准入的门槛却有必要提高,尤其是在环保与安全生产方面。  “在环保方面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但这是一个硬指标——环保不合格的企业必须出局,再保护就是在保护那些落后企业了。在这个方面国家掌控的比较严格,未来这也将是一条不容触碰的红线。”  据透露,目前环保部督察组正在对河北、山西等有关省份进行最严格的环保督查,其中河北数家环保不合格企业或将成为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业吊销《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资格证书》的第一例。  在从2015年6月开始实施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分类管理名录》中,已将原有的废旧资源回收加工再生项目中的汽车拆解类,更新为废旧资源(含生物质)加工、再生利用项目中的废汽车类,并规定需要提交环境影响报告书;但目前整个行业只有5%~10%的企业完成了环境影响评估,与国家环保要求存在很大差距。  高延莉就此特别指出,对于空气所造成的污染主因之一固然在于汽车数量的庞大,但
See more information
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业:变革刻不容缓——访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高延莉力源于视界  帝起于创想2016-12-21中国物资再生协会资源再生杂志社  导语:截止于2016年6月,中国汽车保有量为1.84亿辆、报废汽车近千万辆,从传统的回收模式、拆解模式,到传统的经营方式,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业的方方面面都要改变,而且这个变革已经刻不容缓。  9月19日《国务院关于修改〈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正式发布,报废汽车回收业务的审核部门拟由经贸管理部门变为报废汽车回收主管部门与环保部门,且报废汽车回收业不再纳入特种行业管理。  在报废汽车回收企业的资格方面,意见稿弱化了现行条例中对注册资本、场地面积、人员数量的具体要求,强调了企业要有符合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和标准要求的废弃物存储和处理设备、设施,与报废汽车拆解活动相适应的专业技术人员,以及健全的内部管理制度和拆解操作规范。  意见稿的最大亮点是允许报废汽车发动机、变速箱、前桥、后桥、车架等“五大总成”交售给再制造企业,而在现行条例中则只能作为废金属强制回炉。  近日,协会就此对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高延莉进行了专访。  变革势在必行  截止于2016年6月,中国汽车保有量突破1.84亿辆、仅次于美国为全球第二,2006~2010年是中国汽车行业销量快速增长且保有量初具规模的时期,按照汽车报废年限约为10年计算,未来几年或将迎来首个汽车报废高峰期。  作为行业的最高法规,国务院令第307号《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发布于2001年6月,对于中国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行业的发展有着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2010年7月19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以《关于公布〈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尝试对其进行第一次修改而未果,9月19日所发布《国务院关于修改〈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已是针对此法规的第二次修改。  具体而言,2010年版意见稿的特点在于文件名称修改并突出了包括汽车在内的“机动车”,而此次的文件名称则再次明确为“报废汽车”,也体现出产业政策方面的一些微妙变化。  此外,9月19日版文件再次将“条例”回归为“办法”,这较2010年版将“办法”上升为“条例”在法规方面的力度有所减弱,由此也引起了业界诸多的猜疑。  就此高延莉认为,无论是“办法”还是“条例”,只要是国家颁布的法规,那就具有行政的、法规的效力,在没有更高位法律、法规的前提下,这就是指导、规范行业发展的最高法,一切就必须依照法规的要求来执行。  “其实对于行业而言,所更应关注的是法规的内容而不是其表现的形式——无论是办法、还是条例,对于行业都具有等同效力的约束力,在实施中也并没有什么明显和本质的不同,但关键还是要看执行。”  对于征求意见稿的出台高延莉表示,业界的反应是非常强烈与积极的,而最为注重的还是其是否切合行业实际,是否具备可执行性、执行能否到位,以及各相关职能部门是否能够各尽其责。  “最为重要的,是行业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提出切实可行的意见、建议来。总体而言,对这一版征求意见稿业界是持欢迎态度的。”  事实上,307号令的实施时间实在已然有些太久——从制定之日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15年,而整个行业的发展与变化已堪用“改天换地”来做定语。  就此高延莉认为,这个责任并不能被完全归结于哪一个部门:“中国的经济发展太快,行业形势的发展变化也太快,有些条款还在研究阶段就可能已经开始变的过时,有些则是争议太大,因此也就无法按计划推出,但另一方面这也凸显出行业发展的日新月异,作为行业企业还是要增强信心。”  她强调,无论是什么样的政策出台,都比没有要好——因为307号令已然难以适应行业的快速发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在制约着行业的发展。  “客观而言,政策的难以出台也与行业发展太快有些关联——经过长时间的意见征求以及专家论证后的政策,往往在还没有正式推出前就被发现已然不合时宜,只好再进入新一轮的意见征求。”  她就此指出,没有多少人能够在事前准确地预估到行业的发展形势,即便是有少数专家给出了当时看来非常大胆、但事实证明比较准确的论断,却也并不足以影响到国家行业政策的制定。  “国家政策的制定,是必须建立在事实基础之上、并服务于现实的,因此虽然会有一定的提前量,但却绝不会多。”她说:“这对于国家政策的制定模式也是一个警醒,应该给行业的发展预留出足够多的空间并充分考虑到提前量。”  对于此次意见稿最大亮点、也是最大争议点的五大总成放开,高延莉指分为两种模式——有条件的放开与无条件的放开。  “有条件的放开是指旧发动机等已经达到使用寿命、报废的五大总成,就只能出售给国家认定的再制造企业。”  “无条件的放开就是完全地放开,诸如一些事故车所没有涉及到的、完好无损的五大总成以及可以再利用的零部件,就可以完全放开地卖给任何人。”  在建议无条件放开、而不要再搞企业资质之类的门槛的同时,她坦承一步到位或仍有难度:“具体实施很可能是两者的综合。”  就此高延莉特别指出,中国物资再生协会(下简称协会)的调研显示,目前不仅仅是再制造企业、汽车修理厂在消费二手零部件,汽车4s店也是最大的买家之一:“4s店购买的主要是汽车的四个车门与前引擎盖和后备箱盖、保险杠等非关键件,但用量很大。”  她坦言,在近期所考察过的多家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中发现,无论其规模大小都已经修建了五大总成仓库、并一直在积极储货:“有些企业的仓库,甚至疑似可以上溯到几年前,可谓万事俱备、唯等(《办法》)落地了。”  据协会统计,2015年汽车二手零部件销售额5.7亿元,未来五大总成放开后,二手件市场将会出现爆炸式增长,就此她认为,这不仅是促进消费的一条良好渠道,对于国民经济的拉动也将起到一定地作用。  对于放开五大总成后“拼装车”是否会大行其道的问题,高延莉虽不否认在个别偏远地区确实存在此类事件,但却认为绝不会成为主流、无需多虑。  “汽车业是中国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目前已实现高、中、低端配置齐全的全产业链,汽车早已走入寻常百姓家成为生活用品,因此没有多少人会置自身与家人的生命安危于不顾去使用那些毫无安全保障地拼装车的。”  就此她着重指出,随着五大总成入市的合法化,汽车零配件的再制造与再利用所创造的价值也并不比非法拼装车低多少,而且是合理、合法经营,相信企业自身也会做出选择。  “比如北京的报废车在整体上的质量在全国是最高的,许多报废车甚至已经通过了当年的年检,这些车就质量而言是可以作为二手车使用的,但已报废车售出后一旦出现事故或纠纷被发现,相关企业将被严厉追责;而且出售整车的利润也不比卖零部件多、甚至更少,因此在经济上也是得不偿失的。”  她就此强调,无论最终出台怎样的法规,协会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要抓紧时间制定相关的行业标准,为零部件放开销售做好准备,推进报废汽车零部件的再回收与再利用。  “年底前将会有5个零部件再利用和回用件再利用标准出台、并通过国家标准委员社团标准公示,诸如达到什么样的标准再制造产品才算合格,或者对售出产品以次充好的追责制度、追溯制度等,都会随着国家政策的出台而制定出来。”  “再比如说四门两盖的再利用——既不是关键件,其使用成本也远较严重损坏后维修为低,更为重要的是减少了资源的浪费,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她透露,这些标准的制定参照了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循环经济大国的成功经验,并在征求了大量业内企业意见与建议的基础上,将结合中国实际推出具有国际先进水准的国家标准。  据悉,受欧洲汽车工业协会邀请,近期将有中国物资再生协会组织的中国专家团赴欧考察,为《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的出台做好前期的准备工作,行业的变革已势在必行。  变革刻不容缓  虽然基金补贴的迟迟难以到位以及《办法》的再次爽约给业界蒙上了一层阴影,但现实表明这些不利的因素并没有真正地打击到报废汽车的回收拆解,市场的整体情况远好于预期。  2015年中国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量创历史最高水平,2016年前三季度再创新高——出超了5%强,预计全年也将高于去年。  就此高延莉指出,截至6月底中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85亿辆,且经济总量日渐增长、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而所有这些因素叠加后的结果,便是无论国家拿不拿补贴,报废汽车的数量都仍然是在增加。  “比如天津新能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回收拆解报废汽车5.9万辆,创全国历史新高,全年预计可突破9万辆。”  与此同时她也认同财政补贴所起到的巨大作用:“2015年汽车回收量仅次于北京的山东省取消补贴后,今年前三季度全国排名已降至15,前三季度排名前50名回收企业也从8家减少到1家。”  她指出,对于山东、浙江等回收量波动较大省份而言,可能存在有“寅吃卯粮”的效应:“比如一些还可以不报废或晚报废的汽车,由于政府补贴提前实施了报废。”  事实上,报废汽车回收补贴只是地方政府的临时性鼓励措施、而并没有将其制度化和长期化,仅是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而定,但北京除外。  “北京从2009年至今对报废汽车回收持续予以补贴,但其在2015年前每车8000元的高额补贴是其他省市高不可攀的;即便在2016年降至了6000元,也是其他地方所望尘莫及的。”  此外,与2015年相比今年摩托车回收数量下降极大,表明报废机动车中汽车的比例有所加大。  高延莉认为,除财政补贴的因素外,摩托车数量下降的一个主因是全国各地“禁摩”力度的持续升温导致摩托车绝对数量的减少,另外是近年来电动自行车对于摩托车的替代作用越来越大,摩托车新车入市的数量也在持续地减小。  时光荏苒,距国务院令第307号《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发布已过去了15年,如今业界的心态与当年业已大不相同,对于诸如拆解资质、环保等与行业利益攸关的问题,也能以更为平和的心态来面对。  “与2009年之前相比,业界的关注点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资质控制’、‘地域控制’话题等不再成为焦点,视线更多集中于环保、安全生产等方面,行业整体的认识有了明显的提升。”  “有些企业不思进取,自己不好好发展、却还不希望其他企业入行,只想在国家的保护下赚取垄断利润,这是绝对不行的。”  “也有企业提出诸如要控制企业的同城数量,但这实际上是一种害怕市场竞争的表现。我们欢迎一切有志于进入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以及再生资源产业的企业,未来就是要通过充分竞争实现优胜劣汰,绝不保护落后企业和落后产能。”  “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行业原来实行的是‘先批后建’,现在是‘先建后批’,只要建成的工厂符合相关要求,任何企业都可以进入这个行业。”  与此同时她也坦承,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业虽然不是微利行业、但确实利润有限,而这也是迄今很少有业外的大企业涉足的原因所在:“上、下游的大型钢企和汽车制造企业都曾有过获得资质,但迄今经营的都很一般,甚至有的根本就没有组织过生产。”  就此高延莉建议,虽然不再对行业实施“资质化”管理,但是行业准入的门槛却有必要提高,尤其是在环保与安全生产方面。  “在环保方面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但这是一个硬指标——环保不合格的企业必须出局,再保护就是在保护那些落后企业了。在这个方面国家掌控的比较严格,未来这也将是一条不容触碰的红线。”  据透露,目前环保部督察组正在对河北、山西等有关省份进行最严格的环保督查,其中河北数家环保不合格企业或将成为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业吊销《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资格证书》的第一例。  在从2015年6月开始实施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分类管理名录》中,已将原有的废旧资源回收加工再生项目中的汽车拆解类,更新为废旧资源(含生物质)加工、再生利用项目中的废汽车类,并规定需要提交环境影响报告书;但目前整个行业只有5%~10%的企业完成了环境影响评估,与国家环保要求存在很大差距。  高延莉就此特别指出,对于空气所造成的污染主因之一固然在于汽车数量的庞大,但
联接万物的世界——物联网不是未来,而是现实
联接万物的世界——物联网不是未来,而是现实
2016世界物联网博览会(以下简称“物博会”)日前在江苏无锡落幕。与会的权威专家和政府部门有关负责人认为,经过前期发展积淀,物联网迎来多重机遇,有望迎来一个爆发式增长期。  物联网发展迎多重机遇  “从今年开始,物联网发展有几个新气象,将带来新机遇。”在无锡国家传感网创新示范区部际建设协调小组第四次会议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如是说。  首先是国际窄带物联网标准诞生。邬贺铨介绍,过去物联网发展比较
See more information
2016世界物联网博览会(以下简称“物博会”)日前在江苏无锡落幕。与会的权威专家和政府部门有关负责人认为,经过前期发展积淀,物联网迎来多重机遇,有望迎来一个爆发式增长期。  物联网发展迎多重机遇  “从今年开始,物联网发展有几个新气象,将带来新机遇。”在无锡国家传感网创新示范区部际建设协调小组第四次会议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如是说。  首先是国际窄带物联网标准诞生。邬贺铨介绍,过去物联网发展比较
破局小而散、多而弱,近几年环保企业的公众印象
破局小而散、多而弱,近几年环保企业的公众印象
环保行业这种小而散、龙头优势不明显的现象未来几年或将破局一、中国环保公司起步晚,较早一批多成立在1980年代,时值改革开放之时,一定程度上利用资源和污染环境为代价促进经济的快速增长。尴尬的国情下,环保公司丧失了发展的最佳时机。二、环保公司的技术参差不齐,高附加值的产品较少。一家企业难以同时掌握“三废”处理技术,特别是环保设备的供应商,往往只掌握一种或者几种技术,很少能够同时掌握一整套较为完
See more information
环保行业这种小而散、龙头优势不明显的现象未来几年或将破局一、中国环保公司起步晚,较早一批多成立在1980年代,时值改革开放之时,一定程度上利用资源和污染环境为代价促进经济的快速增长。尴尬的国情下,环保公司丧失了发展的最佳时机。二、环保公司的技术参差不齐,高附加值的产品较少。一家企业难以同时掌握“三废”处理技术,特别是环保设备的供应商,往往只掌握一种或者几种技术,很少能够同时掌握一整套较为完
Previous page
1
2

Address:2 Longxi road, Xiling Economic Development Area, Yichang City, Hubei 443000 P.R of China
Sales Hotline:
0717-6774479  9737380(Fax)
International Trade:
0717-6731227 
E-mai:
lsale@ycld.com.cn     鄂ICP备14012811号 
Hubei lidi machine tool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300.cn

第三方代码

Time of issue:2020-06-10 00:00:00